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佳白癜风治疗中心专家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4 06:32:3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佳白癜风治疗中心专家,冠县白癜风医院,环县白癜风医院,河南能不能治好白癜风,泗水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托克逊白癜风医院,安徽治白癜风的方法

  声明:此文属于自媒体对相关事件的个人观点和分析,并非正式的新闻报道,东方财富网不保证其真实性和客观性,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IPO造就了无数一夜暴富的上市公司高管,却也是块锋利的试金石,资本盛宴之下,危机亦如影随形。四三九九、今创集团、永安行、浙商证券、天常股份的案例告诉我们,竞争对手、客户、前高管、前员工、甚至是骨肉至亲,公司任何相关人士都有可能成为IPO之路的不确定性。

  从踏入资本市场的征途开始,就是一场明枪暗剑齐发,不死不休的角力。而只有扛得住公众质疑,经受住证监会反馈,“打铁还需自身硬”的企业,才能最终趟过IPO河流、穿越丛林,实现凤凰涅槃!

  现如今,已经通过证监会IPO审核的地素时尚,也暂缓发行了。到底是怎样紧急的事情,让这家环绕着明星股东、大牌代言、财报靓丽等诸多光环的女装品牌公司在临门一脚时强踩刹车?

  明星公司IPO紧急刹车

  据野马财经独家获悉,地素时尚暂缓发行是迫不得已。

  5月24日,一封举报信被送到了证监会——地素时尚董事长马瑞敏的前夫钱维、前婆婆叶丹雪实名举报地素时尚隐瞒重大股权纠纷,涉嫌虚假披露、欺诈发行、“带病过会”!

上图为证监会受理告知书

上图为证监会受理告知书

  究竟是什么纠纷,能让曾经相爱的两个人反目成仇,更是在如此重要的节骨眼上,彻底撕破脸皮?

  其实,双方的纠纷由来已久,而且已经走到了法律诉讼层面。

上图为相关诉讼法院受理书

上图为相关诉讼法院受理书

  夫妻创业、白手起家

  事情还要从26年前说起。

  1991年,随着两篇题为《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》和《扩大开放的意识要更强些》,署名皇甫平文章的推出,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向前迈出了一大步,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。

  那个时代大多数创业企业,都只是藏匿于人们街前屋后的小铺子,小作坊。这其中,就包括温州鹿城区某处不起眼的小院里,一家名叫“叶丹雪”的服装店。

  叶丹雪是一名部队退休转业的老护士长,彼时已经56岁,她和自己的丈夫淳均(离休干部,2015年病故)、儿子钱维、媳妇马瑞敏利用钱家的祖屋天井,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。

  凭借着样式新颖、质量上乘,以及价格公道、童叟无欺,这家市井小店发展迅速。并且,随着生意越做越大,公司也逐步走上正轨,相继成立了温州骊谷服饰有限公司、浙江骊谷服饰有限公司,钱维担任董事长、总经理,马瑞敏担任设计总监,钱淳均负责工厂行政后勤,叶丹雪负责产品销售。由于一家人分工明确,齐心协力,截至1999年,公司已经拥有员工300多人,年销售八千多万。

  后来,为了企业、品牌的更好发展,公司整体搬迁到上海。2002年,地素时尚前身——上海黛若服饰有限公司成立。然而,地素时尚的股权之争就此埋下。

  其中,叶丹雪出资151.2万元,拥有公司90%的股权并担任法定代表人;马瑞敏的母亲李赛君持有剩下的10%股份。

  2006年,在公司逐步于上海站稳脚跟、走上正轨的情况下,钱维开始参与投资、组建天中文化等其它企业,遂逐渐淡出地素时尚的日常经营。而且由于叶丹雪当时已经72岁,公司业务实际上是由马瑞敏在打理,而且做的不错。叶丹雪及钱维就放心的将公司事务交给马瑞敏,很少过问具体事务。

  也就是说,公司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在那时出现了割裂,分别掌握在了婆婆和媳妇手中。

  当然,如果夫妻和睦倒也无伤大雅,毕竟都是一家人。但问题在于,2010年9月28日,马瑞敏与钱维因感情破裂协议离婚,夫妻关系、婆媳关系自然也就不复存在。

  诡谲的股份变动

  让钱维、叶丹雪走到了诉诸法律和向证监会实名举报的那个心理临界点,其实是“感觉感情上受到了欺骗和伤害”。

  据一位接近钱维的人士对野马财经透露,虽然2010年钱、马两人才协议离婚,但是,事后看来,马瑞敏从2006年之后的种种举措似乎已是处心积虑,有意为之。

  两人感情破裂的确切时间并不好说,但能够确认,2006年至2010年的这四年时间,马瑞敏将地素时尚的股权一步步拿到了手中,实现了对公司全面的控制。

  首先,2006年,地素有限注册资本由168万元增加至518万元,而新进的股东,正是马瑞敏。此次增资完成后,马瑞敏以67.57%的股权占比,一跃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。

  同年,地素时尚完成更名,法人代表由叶丹雪变更为马瑞敏。

  其次,2009年,马瑞敏再次以现金认购新增注册资本700 万元,持股比例上升至86.21%;

  而2010年9月28日,马瑞敏与钱维因感情破裂协议离婚。

  两人离婚之后的2010年12月22日,叶丹雪与马某(原名钱某,是马瑞敏与前夫钱维之女,跟随马瑞敏)签署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,约定叶丹雪将持有的12.41%公司股权,以151.2万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马某。至此,叶丹雪不再持有地素时尚股份。

  也就是说,2006年至2010年的这段时间,马瑞敏前夫一方(钱维、叶丹雪)完全退出了地素时尚,所有的回报,仅仅是2002年投资的151.2万元。

  要知道,即使以2013年云锋基金的入股价格10.125元/股计算,仅仅计算最后一笔12.41%转让股份,价值即在4亿元以上,遑论成功IPO之后,还要翻上数倍甚至更多。数位长期跟踪服装行业的投行、券商人士也分析,即便是2010年股权价值还没有那么巨大,打折计算,这部分的股权价值保守估计也在1-2亿元。

  “狙击”地素时尚

  至于如何签下这份协议,叶丹雪回忆,2010年地素时尚12.41%股权转让协议为自己签字,但当时马瑞敏隐瞒了协议内容,说是法人变更协议,由于年事已大(时年72岁),再加上毕竟婆媳一场,而且法人变更是此前商量好的,才疏忽了防备。

  钱维提及,这份协议是马瑞敏趁叶丹雪单独在场的时候签署的,老太太看不大懂协议的意思,也不知道其中的要害,马瑞敏哄着老太太签下了协议。

  钱维告诉野马财经,当他从媒体上了解到地素时尚上市的消息后,与地素时尚方面接触后,得知上述股权变动时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  面对“不翼而飞”的股权,叶丹雪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,发现包括公司名称、经营地点、经营范围、增加注册资本、调整股权结构等多项内容,都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。并且,在这些变更登记所必须的文件中,有近二十个签名,都是他人伪造的。而且,自己唯一知情的法人变更早已在2006年完成。

  而野马财经6月9日也就上述说法通过邮件、《招股书》披露的电话号码联系马瑞敏及地素时尚,对方并未给出官方回复。但是,当日野马财经即收到自称马瑞敏闺蜜的女士电话,她说:“马瑞敏前夫是个很渣的男人,一直在勒索马瑞敏,狮子大开口,张嘴就要1亿5千万。”

  “事实的真相是钱维在一些股权协议上,伪造了马瑞敏的签名”。该闺蜜表示。但是,钱维方目前已经没有股份了,伪造马瑞敏签名的动机是什么?

  该闺蜜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也没有提供任何书面证据。

  双方各持己见,真相扑朔迷离。

上图为相关签字,钱维表示,只有红框内为叶丹雪本人所签

上图为相关签字,钱维表示,只有红框内为叶丹雪本人所签

钱维向野马财经透露,考虑到曾经的夫妻关系以及还有一个女儿,他和母亲也想寻求私下和解,以免闹的不可收拾。钱维表示,确实和马瑞敏提过1亿5千万的数字,几番讨价还价,考虑到他和母亲是在2006年之前,为地素时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,做出过贡献,但是那个时候毕竟是早期,股权价值也没有那么高,他们将底线一降再降。再加上婚姻存续期间,马瑞敏恶意隐瞒三处合计1693.33平方米、价值5800万元的夫妻共同财产,与股权一并追偿9000余万。


  而更令钱维气愤的是,由于正处在IPO关键时期,地素时尚一面派人与之协商,一边却向证监会隐瞒了相关纠纷,于5月9日成功过会。过会之后,马瑞敏方面表示对于这部分股权和房产的补偿,最多只在5000万元以内。

  两个人多年的恩怨情仇最终演变成了利益之争。

  叶丹雪、钱维眼看谈判无望,最终选择了向法院提起了诉讼,并向证监会实名举报。由于涉及重大诉讼和纠纷,最终迫使已经拿到上市批文的地素时尚做出了暂缓上市的举措。

  “一起做的公司马上就上市了,在未设防的情况下,2006年至2010年转出去的股权价值20、30亿都是有可能的,还有欺骗老人转让的股份、恶意隐瞒的房产,对于补偿对价,前妻却连9000万都不愿意给,而且因为家庭纠纷,使得女儿与父亲、奶奶的关系也受到影响,只能看看女儿的相片……”前述接近钱维人士向野马财经分析举报动机时提到。

  前述马瑞敏闺蜜表示,地素时尚已经在《招股书》中提到了“前夫钱维”的表述,也向证监会披露了离婚一事。至于是否披露股权纠纷,她表示不是很清楚。

  野马财经注意到,证监会在5月9日通过地素时尚IPO申请的同时,曾要求其说明“历次股权转让定价依据及合理性”,并追问“是否存在股权争议或潜在的纠纷”。但当天,主板发审委2017年第70次会议审核结果称,通过了地素时尚的IPO申请。

  对此,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副主任、合伙人宋一欣向野马财经表示,企业IPO期间隐瞒股权纠纷,确实存在信披违规,后续发行事项是否会受到影响,还需要等待纠纷事宜解决才能判定。

  “地素时尚之母”

  前述马瑞敏闺蜜向野马财经强调,马瑞敏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女性企业家,2006年之后,马瑞敏的前夫和婆婆就没有为公司再做什么了。

  她说,马瑞敏是设计师出身,服装以“设计感”、“时尚感”取胜,这都是马瑞敏一手打造的发展策略。包括林志玲、那英、杨幂、宋佳、吴莫愁、妮娜·杜波夫(Nina Dobrev)、倪妮、何穗等国内外时尚名人,在各类活动中穿着公司品牌服装,这都是马瑞敏的人脉和资源的体现。

  “地素时尚能够IPO,也是在马瑞敏的带领下,一直保持着高速的发展势头。”她评价。

  据《招股书》数据,2014年至2016年,三年时间,地素时尚净利润合计接近15亿元,毛利率更是一直保持在70%以上。与此同时,公司2016年净资产收益率(ROE)高达62.16%,盈利能力强劲。

  一般而言,A股类似服装企业净资产收益率仅仅在10%左右,2016年A股公司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更是仅为7.8%。一般在15%以上,即属于非常好的投资标的,62.16%这个数字,足以另投资者为之疯狂。

  也正是因为亮眼的财务数据,地素时尚受到了明星股东的认可。据知情人士向野马财经透露,马瑞敏是在长江商学院读书期间与云锋基金相关人士建立了联系。2013年,云锋基金投资1.8亿元入局地素时尚,直接跻身第三大股东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马瑞敏还通过上海云锋新呈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投间接持有蚂蚁金服部分股份。

  因马云旗下云锋基金直投、盈利能力强劲、深受那英等大牌明星喜爱,众多光环加身地素时尚还未上市就已经在打新圈火了起来。不少投资者在股吧发帖希望6月2日能够申购成功,盼望中签。【点击查看原帖】

上图截自股吧

上图截自股吧

  然而,谁曾想,5月26日,地素时尚突然宣布暂缓发行,留下了一头雾水的投资者在股吧之中猜测。

  事情的后续进展,还要看法院的判决,以及证监会的审核评估意见。

  家族企业嬗变之痛

  复盘地素时尚事件,虽然由于股权纷争,其IPO之路已经暂时停止,但野马财经注意到,无论是接近马瑞敏的人士、《招股书》财务数据,甚至是钱维,都表示就地素时尚公司本身而言,产品质量、品牌形象、经营状况都可圈可点。

  地素时尚唯一被诟病的就是上市前分光利润。(此前,野马财经也曾报道《马云投资的这家公司上市前分光利润,这样真的好吗?》)

  然而,正是这样一家财务数据优秀到登陆主板市场的公司,却因为家族成员之间的利益纷争,卡在了上市的临门一脚,令人叹惋。

  更加重要的是,一家企业IPO所涉及的,除了家族股东的利益之外,还有券商、律所、财经公关公司等第三方机构。上海某投行人士黄先生即向野马财经表示:“如果IPO折戟,企业为IPO付出的成本、和几年的努力就白费了,还会错过重大发展机遇,损失难以估计。而且,遇到家里人争股权这事儿,中介夹在中间也是左右为难。遇到这种事情,第三方很难帮得上忙,非常考验企业家的情商以及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。”

  实事求是地讲,家族企业有着自身固有的优势,特别是在成立初期时,创业团队凝聚力强,运作效率较高。但也的确存在诸多弊端,例如权责不明、利益分配“捣糨糊”。美国管理学家杜邦·钱德勒甚至有过这样的表述:“家族企业只是在工业化经济初期十分流行,随着工业化经济的发展及企业组织的进化,家族企业会逐渐消亡。”

  家族企业的内耗问题,往往会让企业错失发展良机。毕竟,除了当下的地素时尚外,更为国人所知的小马奔腾(链接:《小马奔腾沉浮录》)、国美集团都因为灵魂人物离世、入狱使得家族企业出现股权之争和内耗,前者最终未能熬过难关,后者虽然九死一生,成功嬗变,但也经历了巨大的发展波折,错过了晋级国内一线企业的机会。

  “最爱的人伤我最深”,地素时尚IPO暂缓案例深刻的诠释了这句话,也值得所有家族企业在出现矛盾的时候深思,如何妥善的解决内部人危机,避免走到“人、财”两失的双输局面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吉林白癜风发病原因